[牽手]

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稱呼,牽著手就可以走一輩子的人。

今天,我又再一次跟爺爺提起要去沖繩的計畫。


爺爺笑了笑說:我的護照都過期了,不想出國了。
我說:辦了就想要出國啦!

爺爺呶了呶嘴,看了對面的奶奶一眼。

「現在的爺爺為了奶奶,哪兒也不想去。」
當我意識到這點時,內心不禁感動了一下。

從我有記憶開始,爺爺就是個經常出國的人:

中國桂林山水、四川九寨溝、泰國騎大象、埃及金字塔、

夏威夷草裙舞、美國大峽谷、法國羅浮宮、京都金閣寺、

北海道帝王蟹、馬來西亞海南雞、新加坡肉骨茶、英國大笨鐘。

大概除了南極洲沒去過以外,能去的都去過了。

「不是在旅行,就是在旅行的路上。」這樣的爺爺,一直是我的榜樣。


但是,現在爺爺的生活重心只放在奶奶一個人身上。



其實,一直以來,奶奶都是負責照料一家大小的人。

雖然年輕時的一場車禍,讓走路這件事對奶奶來說格外吃力,
但,奶奶一樣認份的操持家務,從不喊累。

每天四點半起床徒步走二十分鐘到雞寮巡水巡料,
六點返家準備中式早餐,
十一點半開始準備午餐,下午一點又再去雞寮巡一趟,
傍晚五點準時開飯,八點就寢。

規律的日子中間穿插許多零碎的家庭代工:
包裝絲襪、折爆米花盒、綁沐浴球,
不然就是挖荔枝籽、剝龍眼肉。
沒一刻得閒,這是就是奶奶二十三歲到七十三歲的人生。

不過,這五十年的時光,對奶奶來說是最辛苦的吧!

結婚之前,奶奶其實是個地主千金,起居有佣人專門打理;
而爺爺就是個窮小子,家中只有幾畝薄田和半山的果林耕作。

聽起來浪漫斃了,一段千金與窮小子的愛情故事,
但,奶奶並不是王寶釧;爺爺也不是薛平貴。

他們的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個婚宴場合:
爺爺是男方的伴郎,奶奶是女方的表妹。

當時,爺爺對奶奶溫順的形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
便在婚禮結束後,託人打聽。
探聽的結果,奶奶是雙胞胎,
而爺爺也搞不清楚那天看上的是姊姊還是妹妹,
所以,由奶奶的父親,
我未曾見過面的外曾祖父做主,將姊姊許配了出去。

迎娶那天,依照禮俗是要用簡易的軟轎將新娘迎娶入門的,
但,兩家分座在東西山頭,奶奶的父親怕女兒坐得不安妥,
便打破傳統,包了一輛計程車,親自將奶奶送進門去。

婚後,奶奶挽起衣袖洗手作羹湯,
而奶奶最難接受的是,必須挑著水桶沿著後院山坡的石梯而下,

到山坳處的柴頭井挑水,還要來回三四趟才能將水缸填滿,夠一家子的一天生活所需。

一個禮拜後,奶奶受不了這樣的苦日子,終於回娘家哭訴了,
那時候奶奶的娘家早已是扭開水龍頭就是源源不絕的飲用水,
哪裡有挑水這種事?
這一次,又由奶奶的父親做主,

協商爺爺的村子合資設置自來水管線,免除家家戶戶長途跋涉的挑水之苦,
聽說後來妯娌們都很喜歡奶奶間接促成的這項工程,
意外地博得好人緣。

接著就進入奶奶最辛苦的時光,
五十年的光陰,箇中滋味大概只有奶奶自己才知道。

而在七十四歲這一年,奶奶生了一場大病,
原本只是北上就醫,進行簡單的更換人工髖關節的手術,
結果在出院的前一晚,突然腹痛不止,
隔了一夜才檢查出是胃穿孔,醫生緊急動刀手術,
只是已導致細菌性腹膜炎,並且在腹腔中形成許多膿瘍,
奶奶這一次在加護病房住了一個禮拜,才轉至普通病房,
考量到照護的方便性,
父親和叔叔決定將奶奶轉回彰化的醫學中心。

接著奶奶的狀況時好時壞,三度進出加護病房。

那陣子的奶奶眼神總是混濁,
意識不清的好像隨時會離我們而去一樣。

最後一次,醫院來電,要我們將奶奶轉至普通病房時,
爺爺做了最壞的打算,
他在房間裡整理了幾件奶奶常穿的衣物,
坐在床邊,說:至少讓她穿喜歡的衣服回家。

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見爺爺紅了眼眶,像個無助的小孩,
父親在一旁,強裝堅強的拍了拍爺爺的肩膀。

那四十幾分鐘的車程,漫長的像一世紀,
車上的每個人,各懷心事,沉默不語。

到了醫院,
剛從加護病房轉出的奶奶,還在熟睡著,
護士安撫我們不安的心,
說奶奶的狀況穩定了,所以就轉到普通病房,不用擔心。

也的確,奶奶的元氣的確慢慢恢復,
只是,大病一場後的奶奶像變了一個人,
變得愛笑天真,也喜歡跟我們撒嬌像個小朋友,
雖然常常忘記我們誰誰誰,但是一定記得爺爺的模樣。

即使在加護病房那段意識模糊的時光,
也一定睜開眼睛就是問「阮頭仔ㄟ咧?」

尤其是在台北的那段日子,爺爺借住在圓山的姨婆家,
每天搭一個半小時的公車到醫院,
為的就是在早晚各一次的家屬探視時間,能夠讓奶奶安心。

回到彰化後,
在普通病房時,爺爺也跟父親他們輪班照料,
親自燉煮鮮魚湯、熬煮吻仔魚粥,
每天彰化員林往返,從沒聽爺爺嘆過一聲累。

甚至出院後一直到現在,
爺爺還是每天燉中藥湯調養奶奶的身體;
買小點心讓胃口不好的奶奶少量多餐;
看著奶奶按三餐定時的吃藥。

現在爺爺的生活重心只放在奶奶一個人身上。

一直在照料別人的奶奶,從此刻起,成了受照料的人,
而且是被她的頭仔捧在手掌心照顧的那個人。

我想,奶奶此刻是幸福的,苦盡甘來的甜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nan 的頭像
Linan

Linan愛吃喝玩樂

Lin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